Sakura&绘梨衣

何人知我霜雪催,何人与我共一醉

璃朽是狗(看看置顶?):

最后再说一次再见吧。预计几个小时之后销号就处理好了。

璃朽是狗(看看置顶?):

短打。请配合如何拐跑隔壁市刑警队队长 和浴火 食用


ooc






    师无渡的梦是红色的,鲜血被火舌吞噬,爆炸之后的耳鸣连带着眼前一起发黑。




  “裴茗!裴茗!”




  师无渡猛地睁开眼,整个人跟从水里捞出来一样,他吸了口气把自己放松在薄被间,太阳穴一跳一跳头晕得很。




  旁边的人被他一声唤给弄醒了,搭在他腰上的手伸到床头柜上拧开了小夜灯。灯是师青玄送他哥的,天花乱坠好一顿说,到底是书香门第出来的小孩,说的裴茗晕晕乎乎摆到了新家床头柜上当夜灯。




  师无渡眼睛没适应突如其来的光,手搭在脸上,窸窸窣窣听见裴茗坐起来:“又做梦了?”




  他淡淡应了一声,小腿曾经断骨的地方一阵疼,旧伤偏偏这时候犯。




  那是梦吗。火场里的枪口,塌陷的入口,从二楼跳下去的坚决,还有,血泊里的人。


  “敢从二楼跳下去,为了我也没必要疯成这样。”


  “我不出去怎么让救援队把你和青玄弄出来。”


  






  裴茗从床头柜里摸出来盒开了封的布洛芬,两小颗药片塞进了师无渡手里。




  “我去给你倒点热水。”




  手腕猛地被人抓住,他身上冰的吓人。




  他说:“裴茗,陪我躺一会。”




  




一些碎碎念,警设系列算是彻底结束了。


本来打算再把两对CP拎出来同框一下,但觉得那样就是最好的结局了。前两天整理旧文档翻到了警设的大纲,当时写的匆忙,这一段忘记写了,补上一段短打,算是补全了渡哥怎么受伤的设定


因为格外ooc所以勿喷,感兴趣可以去正文

[裴水/双玄]浴火

璃朽是狗(看看置顶?):

快五千五的雷文


是缉毒警贺玄x刑警青玄,时间线接论如何拐跑隔壁市刑警队队长 ,算是同一世界观下的产出,建议先看那篇,因为一部分设定在那篇提过了


本来是冲着双玄写的,结果裴水成分严重超标,两对CP不分主次,专裴水写手尽力了


师无渡师青玄不是亲兄弟预警,有受伤情节预警,如果可以接受,请向下




  




  “明兄!我回来了。”师青玄把车钥匙扔到沙发上,拖鞋和木地板摩擦的声音回荡在这间不大的两居室,“我哥终于出院了,医院消毒水味我闻着都难受。”




  “怎么这么早。”明仪没穿警服,就穿了件家常的黑T,正在厨房洗菜,“不陪他?”




  “欸明兄我跟你说,一提到这个我就来气,都是那个裴茗。”师青玄恶狠狠把警服领带拽开,好像那是横插一脚的裴茗脖子,“他是我哥什么人啊,三天两头来医院找我哥也就算了,这次直接把我哥带走了。”




  “我是你哥什么人?情////人。”




  师青玄想起来裴茗嬉皮笑脸的话就来气,没脸没皮,都要把他哥带坏了。




  明仪正在切菜,没接他话茬:“过来,我蒸了青团。”




  “明兄你不说我都忘了,快到清明了,这两天我哥不在,警局都忙晕了。”师青玄从家常白瓷盘子里拣了个青团吃,快乐地把腮帮子塞得慢慢的,像一只屯食的小仓鼠。




  青团是豆沙的,偏不显甜腻,艾草味流连在口齿间。师青玄一个还没咽下去就准备伸着爪子去够第二个。两个青团下肚,这下是彻底不饿了。




  “明兄,这是你父母带过来的吗?好正宗的青团,跟小时候我阿婆做的一模一样!”




  师青玄问这话不是没有道理,现在很少有年轻人自己做青团,大部分都是长辈从老家送过来的。




  明仪切菜的手顿了一下:“我自己做的。”




  这半个月师青玄在医院跟着忙前忙后,明仪在家做了什么他也不知道。




  明仪做菜手脚很快,师青玄回卧室晃了一圈,正打着第三个青团主意,明仪就盛了碗汤:“别吃青团了,过来喝汤,鱼马上就好。”




  师青玄歪着脑袋看明仪把豆豉浇到鲈鱼上,笑了一下:“明兄,我要是女的,我肯定嫁给你。”




  明仪把鱼端出来,没睬他,自己坐在桌子前面给师青玄盛米饭,师青玄知道明仪就是个锯了嘴的闷葫芦的性格,没话跟他拣话讲,从警队又破了个什么案子讲到医院里裴茗怎么百般sao扰他哥的。




  师青玄咽下最后一口米饭,明仪已经吃完了,他拿过来明仪的碗准备去洗,他们俩已经有了默契,只要警队没有任务都是明仪做饭师青玄洗碗。




  “我最近要离开一段时间,你搬回你哥那吧。”




  师青玄没想到明仪会说这些,但还是笑着:“没事,我等你回来也行,我一个人也付得起房租。”




  “明兄是家里有事吗,我可以帮上忙吗?”






  




  


  大约是午饭吃得太饱,也可能是这一段时间忙狠了,一放松下来连时间观念都没有了,师青玄一觉睡醒就是下午四点。




  “明兄,明兄!不喊我,你可不厚道。”师青玄揉了揉乱糟糟的头发,走出卧房愣了,正对面明仪的房间已经收拾妥当了,明仪大概什么都没带走,只带了换洗衣物和行李箱。




  师青玄手忙脚乱找出来手机给明仪打电话,对面很嘈杂,大概是火车站一类的地方。




  “照顾好自己,回头见。”




  明仪把师青玄所有话都堵在喉咙里了,只能闷闷说一句:“那回见。”




  明仪电话挂得很快,师青玄一个人坐在沙发上,耷拉着头:“我们之前有什么不能说的呢明兄。”




  




  






  


  最后师青玄也没搬回师无渡那里,还是一个人守着他和明仪的房子。




  师无渡养好伤回警局上班就看见师青玄一副活似丢了魂一样,避免不了又盘问一番,但是答应帮师青玄打听明仪的消息。




  明仪过了两个月也没回来,师青玄作为副队每天处理大大小小案件,看着队里其他人打闹,有时候还能看到裴茗单方面打情骂俏。




  这裴茗可真不是个好人,他哥多正直一个人都给带坏了,要是明兄在肯定……




  难免又想到明仪。




  “明兄到底有什么事呢?”师青玄翻着卷宗,心思已经跑到九霄云外。




  然而却没有时间给他想太多,省厅召开紧急会议,他从办公室直接被叫走,师无渡也是。




  师青玄到的时候裴茗已经到了,正和师无渡低声耳语什么,大约是正事,因为两个人神色都很严肃,见师青玄来了,裴茗跟他打了个招呼。




  “怎么裴队也在这呢?”师青玄把裴茗拽到一边,“你别想打我哥主意。”




  裴茗知道师青玄对自己的偏见短时间内是正不过来了,但还是抱着不跟小年轻置气的念头没恼:“省厅的联合任务,我不来也得来。”




  “针对这个贩毒团伙,我们已经派出多个卧底,基本掌握了毒贩的厂房位置和下家,据传来的情报,下一次交易时间就在下周二下午三点,地点在他们的制毒厂房内,省厅缉毒警人手不够,需要各位全力配合。”




  “一队由裴茗带队,二队由师无渡带队,三队由引玉带队……下面我来说具体部署……”




  “届时我将在现场作为总指挥,各位都明白了吗?”公安厅厅长君吾盖上手里的笔盖。




  “明白了!”




  




  




  散会后师无渡靠在墙边,看见师青玄从会议室里出来,面色凝重:“青玄,过来,有事跟你说。”




  “怎么了…哥。”师青玄隐隐有点不安,似乎和刚刚裴茗和师无渡谈的事情有关。




  “裴队得到消息,明仪被派去当卧底了。”




  “卧底,刚刚会上说的制毒团伙?!”




  “青玄,别急,还没有暴露,明仪毕竟是专业的缉毒警。”




  师青玄知道明仪每天面对的都是穷凶极恶的毒fan,却没想到有一次能离他这么近。




  已经两个月了,谁知道再拖下去明仪暴露的风险会不会再多一分。








  




  “轰——”




  师青玄被突如其来的爆炸打得措手不及,他们自从上午就在厂房附近蹲守,三点强行突围进厂房。




  “继续前进,跟上一队。”爆炸发生在厂房外围,而这时师无渡带队的二队已经成功进入了厂房。




  “注意,毒贩持有一定枪械,一队继续深入,二队全力搜寻下家和制毒的位置,三队随时汇报伤亡情况。”君吾的声音在蓝牙耳麦里响起。




  刚刚的爆炸就发生在三队留守的外围,但他们已经没法多想,还有更严峻的情况在等着他们。




  二队面前是一排小的车间,师无渡简单跟君吾汇报了情况。




  “分散开,两人一组进入查探,剩下十人在外面留守,耳麦都带好,有危险随时汇报。”




  “青玄,你留在……”




  “哥,我要进去,明仪可能就在这里。”




  随后两人一组分别进入不同的车间,师无渡和师青玄进入的是第四间。




  车间里面不算小,师无渡和师青玄分散开查探,师无渡在前面查探制毒工具,师青玄带着手套低头在一旁的杂物堆里翻找。




  被杂物堆埋着的是装甲苯和丙酮的袋子。这是制造Heroin必备的材料。




  “哥!”师青玄突然被人从后面堵住嘴,刑警的迅敏让他迅速肘击后面人的肋下,挣扎之间耳麦掉了下来。




  “是我。”低沉的男声在师青玄耳边响起。




  “明兄!我终于找到你了!”




  男人放开了师青玄,而后又说:“我不是明仪,我是贺玄。”




  师青玄还没意识过来他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就被贺玄突然俯下冰冷的唇搅和得脑子都成了浆糊。




       他被明仪亲……亲了。




  “青玄!青玄!”




  是师无渡在找他,师青玄拿起来耳麦:“哥,我在厂房后面发现了甲苯和丙酮。”




  师无渡看见了师青玄旁边的贺玄,瞳孔骤缩,把枪拔了出来指着贺玄:“青玄,过来。”




  “他叛变了,明仪是假名。”




  师青玄被巨大信息量一下弄得有点发蒙,脑子还没反应过来但潜意识往师无渡那边走。




  “轰——”第二声爆炸,这次离他们极近。




  在爆炸声里,师青玄听见贺玄的轻叹:“连你也不相信我吗,我从来不会做辜负自己警徽的事情。”




  他刚想回头辩解什么,背上一阵剧痛双眼发黑,师青玄扑倒到地上,砸他的是一小段房梁。




  厂房要塌了!




  师青玄被师无渡扶起来:“我没……”胸腔内翻涌不止,竟是生生呕出一口鲜血。




  “来不及了,带师青玄走。”




  “哥!后面!”




  另一个毒贩的枪口对着师无渡。




  “师无渡我看你是疯了!”是裴茗。原来他们一队深入时听见车间爆炸,立刻折返,不然也赶不回来这么及时。




  “别闹,你中枪了!”




  因为第二次爆炸的缘故 ,整个厂房都开始起火,师无渡架着裴茗:“青玄,先撤离。”




  第三声爆炸。




  师青玄亲眼看着贺玄被吞入火舌中,然后被热浪掀翻,没了意识。




  贺玄还在火场里伫立着,像一尊雕像。




  师青玄简直就是最致命的毒,贺玄已经成瘾,戒不掉,舍不得 。所以口/勿了他,终于口/勿了他。




  




  








  师青玄恢复意识时眼前是洁白的天花板。




  “副队!”“副队醒了!”“副队你终于醒了!”




  脑子里嗡嗡作响,师青玄撑着想起来。“给我好好躺着。”




  听见师无渡的声音,师青玄突然就有点想哭,活着,他们都还活着。




  “内出血,这一个星期都好好躺着。”




  师青玄去看师无渡,脸上贴着纱布,腿上绑着石膏,但精神还好。




  “裴茗呢?”




  “贯穿伤,没伤到内脏。”师无渡往病房门口看了一眼,“白天不说人,真是说谁谁来。”




  裴茗坐在轮椅上被人推进来:“青玄,干这行你这身体可太弱了,三天没醒差点吓死你哥。”




  “谁让你出来的,回去躺着。”师无渡眉毛一皱,有一种老的小的都不听话的无力感。




  “队长,队长!医生查房问你去哪了?”有警员从门口探出头。




  得,这位也是偷跑出来的。




  “没点眼力见,去扶着你嫂子回去。”




  裴茗这声“你嫂子”石破天惊,师青玄都怀疑师无渡能直接把裴茗掐死。




  能插科打诨作威作福,师青玄也知道裴茗没有什么大碍。




  那他呢,他怎么样。




  




  过了半个月,师青玄获得医生批准下床,师无渡石膏还要一段时间才能拆,所以师青玄天天往师无渡病房跑。




  “青玄,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师无渡靠着床头,随手给师青玄削了个苹果吃,“贺玄是明仪真名,而他……确实没有叛变。”




  这事要从贺玄考上B市警校开始讲起,那时他家境不好,母亲身体也不好,他一面勤工俭学一面把父母小妹接到身边照顾,但B市是怎样的花花世界,他的父亲在别人诱惑下染上毒yin,但家里很快就拿不出来钱。那帮毒贩就是现在这伙,他们对贺玄说要想还清父亲欠下的钱,就必须在毕业后在公安系统里为他们提供情报。




  此后贺玄改名明仪,成为了一名缉毒警。




  “技侦破译了毒贩的电脑,找到了爆炸的部署图。本来三次爆炸都在外围,是针对警力布置的,可是贺玄私自改了炸弹排布,最后炸毁了整个制毒工厂,也让所有毒贩顺利落网。”




  “后续收尾的同事已经对整个厂房搜索了三遍,但没有贺玄的尸体,也没有找到他的人。”




  “公安系统里已经公开了贺玄的卧底身份,也洗清了他的冤名,但是他现在……属于失踪状态。”




  师青玄脑子里又想起来贺玄在爆炸里的那句话。




  “我不会做辜负我警徽的事情。”




  




  




  师无渡,裴茗,师青玄都立了二等功,茗渡二人养好伤后直接被调往省厅,本来师青玄也要一同被调任,但他拒绝了,并提出想调往缉毒队伍。




  师无渡刚开始不同意:“你知道不知道缉毒有多危险!”




  “好了,好了,都别生气,青玄想去你让他去就是了,你能管他一辈子?我有警校同学在A市缉毒队,我让他多关照关照青玄。”裴茗先劝师无渡。




  师青玄在那一次裴茗帮忙挡枪后已经对他态度改变了很多,他低头道了声谢:“谢谢裴哥。”




  “青玄,你过来我有话跟你说。”裴茗把师青玄拉到一边,“我希望你真正想想你做的事情到底对不对得起你的警徽,如果对得起,你大胆去做就是,你哥这边我扛着,如果仅仅是因为愚蠢地想纪念某个人,我看这缉毒你也不用干了,该回哪回哪去。”




  “到了缉毒好好干,别给你哥丢脸。”裴茗拍了拍师青玄肩膀,“别看你哥那样,就是舍不得你。”




  




  


  




  






  




  裴茗洗了澡出来,浴袍没系带子,露出来健硕胸膛,还能看见胸口的伤痕。




  时间没有给他留下痕迹,但子弹会。




  裴茗又把浴袍往上拢了拢系上带子,彻底挡住了伤痕。虽然已经过去了两年,但有时候裴茗闭眼就是火场里的枪口,他知道师无渡也是,经常在半夜汗涔涔惊醒,医学上管这叫创伤后应激反应。




  没有人生来勇敢,但他们往往向死而生,他们必须勇敢。




  裴茗是被金毛扑倒的,他一边呼噜金毛一边笑:“别舔,别舔!刚洗的澡。”




  这只金毛是师无渡捡来的,是在前年冬天去医院复查时候在门口捡的。遇到的时候小狗崽差不多只剩下半口气,带去兽医那都说估计救不活。奈何师大少爷喜欢,几万的账单签字都不带眨眼,硬给救回来了。刚到家还能窝师无渡怀里,现在八十多斤能把裴茗直接压倒。




  裴茗拍着一身狗毛,苦笑:“这澡又白洗了。”




  师无渡坐在椅子上翻卷宗,金毛蹭完了裴茗甩着尾巴坐在师无渡面前,活像个要讨夸的小孩。




  师无渡腾出来只手摸了摸金毛的大脑袋,裴茗在一边又好气又好笑:“小没良心。”




  不知道骂的是师无渡还是金毛。




  裴茗凑到师无渡面前,看到他手里卷宗皱了眉头,是两年前那个案件的卷宗:“怎么又想起来这事情了。”




  “我找到贺玄了。”




  贺玄自从两年前销声匿迹,再也没出现过,虽然他的卧底身份被公开了,也洗清了冤名,但在公安部备案还属于失踪人口。




  “你怎么找到的?”裴茗正色,他知道这两年不光警方在找他,师无渡私下也在动用自己的人脉找。




  “现在火车票和机票都要联网,想离开这里,只能走水路。”




  裴茗了然,全国上下一半航路都是姓师的,另一半也要卖师家大少爷个面子。




  “我跟队里请假了,他在老家,过两天我去一趟看看。”




  裴茗揽过来师无渡的肩,难得耐心劝他:“你说小年轻的事情你跟着掺和什么?”




  “我去看看他胳膊腿全不全,全了给我回来干缉毒。”




  “还说不让青玄干缉毒,我看这事你比谁都上心。”裴茗失笑,“也是,那么大爆炸,就算他贺玄有命出来,也难保受点伤,我陪你一起去看看。”




  “你跟我请假走了队里谁管事?裴副队?”师无渡把裴茗推开,“快到清明了,我争取早点回来,该去看看他们了。”




  裴茗知道师无渡说的是两年前牺牲的战友,没接话,只是轻轻叹了口气:“我当时想我要是死了就把警徽传给你来着。”




  “谁稀罕你警徽,你就是个属王八的,好好给我活着,祸害遗千年没听过?”




  “得,我祸害,我王八,我还是活着吧。”裴茗还是笑,“师队动作还是快点,回头你那弟弟要成望夫石了。”




  两年了,他们也能笑着面对过去。




  




  “青玄,可快到清明了,你来我们这也有快一年半了吧。”




  “嗯。”师青玄点了点头。




  “清明节假期不回家看看?”




  “我……”师青玄话还没说完,队长走进来打断了他。




  “介绍一下,我们队的新队友。”




  穿着黑T的青年逆着光走进来。




  “我叫贺玄,幸识。”




  “明…贺兄!你回来了!”师青玄从位置上站起来,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在颤抖。




  “嗯。你瘦了。”




  浴火而生,他总该用自己的名字活一回。










抱歉,很多东西都超出了我的知识范围,逻辑不通与现实不符,看官老爷们轻喷



论如何拐跑隔壁市刑警队队长

璃朽是狗(看看置顶?):

题目很沙雕,内容还算正经


我的文风好像正不回来了


我又双又叕污染tag来了


别骂了


是双警察设定,不喜别看




橡胶摩擦着粗糙的水泥地面,刺耳声音冲击耳膜。踉跄推开车门,裴茗微一晃神,差点被面前低矮的三截台阶绊个狗啃泥。




腕表不知道被裴茗扔到了哪里,大厅里的LED屏显示着03:20,旁边的红十字标识闹得人心烦,距离他被那通电话吵醒已经过了两个多小时。




天知道他一路过来闯了多少灯,AB两市隔着三个小时车程,趁着夜晚车少,裴茗一路油门踩到底,好好的一段公路差点被他开成飙车赛道。




等他被面前穿着警服的人拦住,大概还没有意识到现在的自己是多么慌乱。




睡衣外面直接套了个风衣,没穿袜子的裸露脚腕差点被他一路飙车的风吹到冻得没知觉,风还顺便打理了一下他的鸡窝头,不知道的以为他是喝醉了想不开要来警察叔叔面前抢劫。




摸了半天兜才发现刚刚把警察证和驾驶证一齐扔在副驾上了,裴茗无奈自报家门:“我是隔壁A市的刑警队队长裴茗。”




裴茗平日里忙起案子来昏天暗地,难得遇见个正常下班的工作日,恨不得把所有时间都用来补觉,直到凌晨被那通电话吵醒,告诉他师无渡在追捕犯人的时候受了伤。




“你们队长人怎么样了。”




面前的小警察估计是得了师无渡真传,连脸冷得都跟他一样,认准了裴茗就是来抢自己队长的,执意不放行。




又不能跟自己同僚打起来,裴茗只能转头去下楼拿自己的警察证。




裴茗在转角遇见了师青玄,立刻把师青玄视为了一根稻草,不过是救命稻草还是压死裴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真说不准。




















师青玄看不惯裴茗,大概是裴茗和师无渡见的第一面他就看不惯了。




师青玄是师无渡警校直系学弟,后来先后分到了B市市局刑警队,师青玄人热情,尤其是熟人,所以一直“渡哥”“渡哥”的叫,最后干脆简略喊“哥”了,两个人又是同姓,一度让人误以为是亲兄弟,师无渡也确实把他当亲弟弟对待。师青玄刚毕业到市局实习的时候一直都和师无渡住在一起,直到一年前才跟一个叫明仪的缉毒警出去合租房子。




裴茗遇见师无渡的时候正是师青玄最缠师无渡的几年,所以师青玄对裴茗印象一直不怎么样。




裴茗现在还记得第一次见师无渡的场景,当年裴茗还是个心比天高的小刑警,师无渡也还是个副队。




那是在省厅的表彰大会上,裴茗听着上面的领导讲话,无聊的厉害,偏偏旁边坐的又是个不认识的别市警察。他闲的去跟旁边坐的人搭话:“兄弟,那么认真干什么?那些奖又轮不到我们这些小警察。”




裴茗当时刚过实习期两年,正是不服管的时候,又没有什么一官半职的,他看着旁边的那位同僚年龄也差不多,估摸着情况和他差不多。




在旁边的那人站起来去领二等功的奖章之前裴茗都那么天真。




然后他就被师无渡旁边的师青玄嘲笑了,他才知道师无渡那么年轻已经是B市刑警队的副队,并且之前就立过两回三等功。




这个名字就记在了裴茗心里,嗯,连带着台上警用衬衫勾出来的细腰。


























AB两市是临市,经常会有一些联合的追捕行动,二人常见也只是点头之交。熟络起来是在裴茗当了A市刑警队队长之后,两个人联手办过几个案子。




彼时师无渡正撑着头看技侦刚送上来的报告,警用衬衫开了两个扣子,露出来精致的锁骨,他们为了这个案子熬了快两天没合眼,之前再整洁的衬衫也不得不屈服成皱皱巴巴的样子,还被裴茗染上了点烟草的味道。偏偏这人,哪怕是这样也是漂亮的不行,比办公室外面那群邋遢的大老爷们好看多了。




裴大老爷们如是想道。




裴茗正发呆考虑师无渡锁骨里到底能养几条鱼,面前雕塑一样的美人终是察觉了他的目光,曲着食指在他面前敲了敲桌子。




“裴队?”




裴茗狠狠甩了甩头,把自己的困意连同龌龊想法一并甩进了旁边扔满了烟头的垃圾桶里:“师队看完了?”




对方点头,把手上的那份报告推到他面前,用手指了几个疑点,随意靠到了椅背上,裴茗心心念念的锁骨终于露了个全貌。




“现在就等青玄那边的监控了。”师无渡揉了揉眉心,“这也急不来,裴队要是困先进去休息会。”师无渡办公室连着个小套间,偶尔他会在里面休息。




裴茗知道师无渡这两天也是靠手底下的实习小警察买的咖啡撑着,微眯了一双桃花眼。




“一起吗师队?师队你可要好好休息,等青玄那边的监控搞定了,咱俩就要出警去了。”




那床巧妙的厉害,一人显宽,两人又显得挤了点,案情紧急,师无渡最后还是答应了。




裴茗揽了那人衬衫底下的腰,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再细一点。




或许是有了之前同床共枕的经历,两人已经熟到可以一起去喝酒的地步,有时候在B市办案子裴茗还理所应当占了师无渡家里另一个客房,还试图和师无渡勾肩搭背,虽然每次都被嫌弃。




师青玄才对裴茗如此不满,觉得他不光霸占了自己渡哥,还把人给带坏了。




师无渡会不会被裴茗带坏他不知道,但是裴茗结结实实折师无渡身上了。




师青玄不知道,师无渡也不知道。




















裴茗看师青玄眼眶都红了,心里慌得厉害:“你们队长怎么样了,我证件落在车里了,帮我证明一下身份。”




好在师青玄虽然在小事上看不惯他,但在这种情况下也没有为难裴茗,去前边给裴茗证实了身份,让裴茗去手术室外面等。




“手术中”三个字刺痛了裴茗的眼。




师无渡现在在查的这个拐卖少女的案子裴茗是听说了的,团伙作案,师无渡他们追查了半个多月才终于确定了嫌犯,但追捕工作开展并不顺利,警力被分散开了,不然也不会出现师无渡一个人对四个嫌犯的状况,还是持刀嫌犯。




师无渡的猛在省厅都是出了名的,立功多受伤也多,可是闹到医院来抢救是第一回。




“三刀……失血性休克……左手手腕动脉断裂……”师青玄刚才的话又反反复复在他脑子里循环,他几乎是无意识去摸口袋里的烟盒,摸了个空才想起来自己匆匆赶过来根本没顾得上拿烟。




想去借跟烟又生生克制住了自己的想法。师无渡不喜欢烟味,一会他该嫌弃自己了。




好像他不是坐在手术室门口,而是在师无渡办公室门口,拖长了嗓音唤一声“师队?下班了一起走啊。”


















等师无渡从手术室推出来外面已经破了晓,不光裴茗,刑警队其他人也在这里守了一夜,他们的后续收尾工作还很多,审讯犯人整理卷宗都需要人去做,待师无渡情况稳定下来,旁边就剩下裴茗一个人。




师无渡左手从手掌到前半截小臂全被包裹进入厚厚的绷带里面,右手手背插着滞留针,连个握的地方都不给裴茗留,他只能用手指去勾了勾师无渡的手指,见他没有任何要醒的迹象,终于还是没忍住,做出了他平生最大胆的一个决定。




他用手指戳了戳师无渡的脸。




好软。




裴茗觉得自己像个占便宜的流氓。




“精神上都这么喜欢您了,如果不想睡您的话,感觉对您的肉体特别不尊重。您说是吗


师队?”




“师警官?”




“师先生?”




对于这么多的称呼,师无渡还是给了点回应的,他的手指动了动,像是要去回握住裴茗的手。




“你就别乱动了,给你握就是了。”
















半月后师无渡出院在家修养,而裴茗也以照顾伤员的借口理所应当住进了师无渡家里。师青玄当然不愿意,并且表示自己也可以照顾渡哥。




“你确定是你照顾师无渡而不是师无渡喊你起床?”




师无渡除了手腕的伤,一刀在小腿,一刀在腰侧,以至于他下床十分不便。




裴茗肩负着照顾伤员的伟大任务,当然了,在师无渡无数次拒绝裴茗喂饭和抱他去上厕所之后裴茗仍旧没有气馁。




师无渡终于忍无可忍:“裴队,你们刑警队没有案子吗,你身为队长还请假,你的带头作用呢。 ”




“在我的光辉带领下,我们市的治安确实不错。”




师无渡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




等师无渡自己能下地了,裴茗才回去刑警队上班,但每天还是赶着三个小时车程回B市,然后早上五点再开车回A市。




师无渡委婉表示了一下这一段时间的感激之情并且希望裴茗以后就不用来了。




“师队说的特别有道理。”裴茗听罢点了点头,“可是师队一个人在家我又不放心,既然师队这么关心我,不如和我一起回A市吧。”




“师队正好帮我看看我手上的这个案子?不如来我们这当技术顾问?”




总之裴茗连哄带骗把师无渡哄上了车,怕他三个小时车程无聊还给他配了个小警察负责陪聊。




于是裴茗把隔壁市刑警队队长给拐到家里的消息传遍了整个A市刑警队。平日被裴茗压榨的属下们纷纷想参观一下究竟是什么人才能镇的住自家这个混球队长。




对此裴茗表示自己媳妇是给你们这群大老爷们看的吗?




师无渡承认了?当然没有,不过裴某表示快了。




此时此刻B市刑警队众人发现自己队长不在家对着天骂了一句:“裴茗你把我们队长还回来!”




师青玄尤其愤恨:“裴茗你竟然敢拐跑我哥!”




再后来呢?后来他们在一起了。


















师无渡靠在床头看卷宗,抬头看了一眼从浴室出来的裴茗。




两个人调来省厅刑警总队已经有一段时间,终于让裴茗实现了夜夜同床共枕的梦想。




裴茗带着浴室的雾气撞进了他怀里,去亲师无渡腰侧的伤疤:“师无渡,你下次再那么冲动就可以直接退二线了。”




抬眸与他对视,又重复了一遍当时在医院的那句话。




“精神上都这么喜欢您了,如果不想睡您的话,感觉对您的肉体特别不尊重。您说是吗?师警官?”




这次得到了对方的回应。




“明天要开会,赶紧睡觉。”
























一如既往菜鸡如我


估计要改文


实在太差


求轻点骂


然后我问一问有没有什么好的花茶和咖啡推荐,存货快没了,璃狗要出门觅食了


好了很晚了我滚去睡觉了